上海雨晴铁路物资有限公司-电话:021-8首页 | 联系方式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手机站
上海雨晴铁路物资有限公司

产品目录

联系方式

联系人:业务部
电话:021-8
邮箱:service@lyxinghuamy.com

当前位置: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正文

世界上最美的书美在哪

编辑:上海雨晴铁路物资有限公司   字号:
摘要:世界上最美的书美在哪

    《漫游:建筑体验与文学想象》封面

一本与深圳相关联的书《漫游:建筑体验与文学想象》荣获2011年“世界最美的书”称号,这是从刚刚结束的德国莱比锡“世界最美的书”评选活动中传来的消息。这本一年前在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上发布、为双年展项目而设计的中英双语版出版物在近600种参评图书中脱颖而出。

据悉,中国自2004年将“中国最美的书”选送“世界最美的书”评选以来,年年均有作品获奖,从《梅兰芳(藏)戏曲史料图画集》、《朱叶青杂说系列》、《曹雪芹风筝艺术》到近年来朱赢椿设计的《不裁》和《蚁呓》、吕敬人设计的《中国记忆》,再观照今年由小马哥与橙子设计的《漫游》,这些“世界最美的书”有些什么共同特质?怎样的书才“最美”?赏析“最美的书”从何入手?深圳商报记者采访并走近获奖者及业界设计师,听听他们的感言。

超越了平面概念

欧宁是2009年深圳香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总策展人。他从过去十年内在中国各城市建成的建筑中,挑选出九个最具代表性的设计作为该届展览的参展建筑物,同时邀请九位知名作家根据现场体验和想像,撰写了九篇小说,虚构人与建筑的故事。这一勾连文学与建筑的实践项目构成了《漫游:建筑体验与文学想象》的内容。

作为《漫游》一书的主编,欧宁说,“我把此书虚构成一本导游手册,并以此结构全书内容”。这本由北京设计师小马哥和橙子设计的图书共约400页,采用了八种以上不同的纸材以及许多创新工艺,在版面布局、阅读节奏、视觉细节等方面均下了非常细致的功夫;封面采用手写体和贴纸形式表现书名;翻开扉页后,出现多种不同质地和尺寸的纸张叠加在一起的效果;文章中穿插着各建筑项目设计师的手绘草图。

该书在荣获2010年度“中国最美的书”称号时,评委对它的评语是:封面设计采用中国古代线装形式,简洁明快,同时富有时尚感;柔软性的纸质,色彩自然,富有层次;版式新颖,建筑照片与草图交相辉映,意趣横生,创意彰显。

低调而谨慎的设计师小马哥昨日在接受深圳商报记者采访时,对自己的作品没有置评,只表示中国历年揽获“世界最美的书”荣誉的作品,“都是用心的设计”。

书籍设计界大家吕敬人教授告诉深圳商报记者,《漫游》是本非常有设计感的书,其一,设计师在充分理解文本的基础上注入设计语言,扩充了语境;其二,其编辑设计用文字、图像、色彩、空间等视觉元素有效传达文本信息;其三,在纸质阅读中引入建筑观念,以纸张重叠超越了平面概念,带给读者与电子载体完全不同的愉悦感。

设计师如同导演

吕敬人是2009年“世界最美的书”《中国记忆五千年文明瑰宝》的设计者。作为中国书籍设计的主要代表和推动者之一,他将书籍设计分为装帧、编排设计、编辑设计三个层次。所谓编辑设计是整体设计的概念,指整个文本传递系统的视觉化塑造。吕敬人说,设计师如同导演、编剧或者是演员,掌控着文本的传递,书籍中的文字、图像、色彩、空间等视觉元素均是书籍舞台中的一个角色, 随着它们点、线、面的趣味性跳动变化,赋予各视觉元素以和谐的秩序,使封面、书脊、封底、天、地、切口发挥各自的功能。

说到《中国记忆》,吕敬人介绍,其设计思路是将中国最典型的文化精神所代表的天、地、水、火、雷、山、风、泽进行视觉化图形构成,以构筑浏览中国千年文化印象的博览“画廊”作为设计构想,将该书内涵元素由表及里贯穿于整体书籍设计过程。设计核心定位是体现东方文化审美价值,并试图渗透于全书的信息传达结构和阅读语境之中。书名字体选择雄浑、遒劲、敦厚的《朱熹榜书千字文》中抽取“中国记忆”四个字进行重构。

朱赢椿设计的《不裁》、《蚁呓》在2007年、2008年相继被评为“世界最美的图书”。朱赢椿说,“我崇尚质朴而有亲和力的设计。书籍到底是给人读的,不是用来收藏的珠宝,也不是毫无情感的机器,所以书籍的设计要符合人的本性,贴近人的内心。”

作为老朋友,深圳设计师韩湛宁在介绍朱赢椿时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,“他的书籍设计为什么能打动人,是因为他在设计中融入真挚的情感”。在朱赢椿的设计中,你看不到什么是“朱赢椿”或者“朱赢椿风格”,而能看到书籍本身真实的思想和美好。他把自己的设计不动声色地隐藏起来,最大程度地还原了书籍和作者所要呈现的东西。

多元的价值取向

中国获得“世界最美的书”称号的书有没有共同的特点?吕敬人否认,因为每年的评委都不尽相同,并没有一个统一的趣味标准,这些书有的传统,有的前卫,有的则是两者的结合,比如去年获奖的《诗经》和今年的《漫游》完全就不是一个格调。前者具有非常中国的特点,虽然封面简单,但在折页、文本排版及形式上非常独到。这体现的是一个多元的价值取向。

至于说到评判一本“最美的书”的标准,吕敬人认为莱比锡提出的评判条件值得借鉴,第一是设计和文本内容的完美结合;第二要有创造性,出人意表,决不容许“山寨”;第三,它是给人阅读享受的,一定是在印刷制作方面有它最精致和独到的地方;第四,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本土文化,希望作品能够体现自身民族的文化价值、审美价值,能够得到广大受众的认同和喜爱。

小马哥则表示,“字排得漂亮的书就美”。她深有感触地说,“中国很多书籍设计师都很辛苦,尤其为体制内客户服务的设计师。现在很多出版社美编连选择材料和装订方式的权利都没有,所以我评价正规出版物,一般不怎么苛求材料和印制,只关心它的排版。一本书的整体设计:书籍形态、材料、版式都是非常重要的,但中国能够真正控制这些的只是极少部分设计师。”

应对数字化挑战

什么样的书“最美”?

“世界最美的书”评选代表了当今世界图书装帧设计界的最高荣誉。自2004年起每年“中国最美的书”的评选是参评“世界最美的书”评选的重要环节。“中国最美的书”评委会秘书长祝君波表示,“世界最美的书”强调美的整体性、综合性和前卫性,比如其封面、内页和插图都是美的、和谐的,而不能分成三个奖项来评。比如材料、印刷和设计是统一的。再比如美是视觉,也是触觉,最美的书既要好看,又要让读者拿在手里感觉舒服。最美的书偏向实用,但又倡导创新、前卫,两者结合就能成为“最美的书”。

乌塔·施奈德是“世界最美的书”主办方德国图书艺术基金会的主席。在谈及评选的“标杆”时,他说:“内容与形式是密不可分的。不同类型的书籍,样式也迥然相异。无论是纯文字书还是图画书,书籍设计师都要通过其本人对内容的理解,版式设计者的任务就在于:梳理文章内容与各个层次的结构,采用各种设计方法将文字展现在读者面前,使文章更易理解”。

获奖作品向人们证明了,传统书媒体能达到何种境界。乌塔其实特别注重的是在当下数字化阅读浪潮的冲击下,书籍设计如何应对挑战、彰显传统纸质书的优势:实物感和现实感。他认为,优秀的编辑设计作为纸质书的一大重要特征,能令读者不会像面对数字阅读时那样容易产生乏味感。

上一条:药用价值高 存世精品少 犀角雕:有巨大升值空间 下一条:采购谈判技巧,据说这15条能秒杀所有销售!